拿什么拯救?一个沉迷魔兽世界的青年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 2014-05-14 15:45   197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一天只吃一顿饭玩累就睡



    两间卧室一墙之隔,但给老两口的感觉:他们跟儿子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对儿子的世界他们一无所知。只是偶尔从儿子屋里发出的声音里,从儿子亲友的讲述中,得知儿子好像在玩一种叫“魔兽世界”的游戏。

这样的日子,自2005年下半年至今,已整整两年半。白天,儿子多数时间在睡觉,他们无法见到儿子。

    李小非最近一次在电话中对女友说:“(父母、亲戚)都把我当成精神病了,想把我送医院去,别把我逼急了,急了我就跳楼!”

    在父母眼里儿子的生活只有两项内容:玩“魔兽世界”和睡觉正常人的生活他一点都没有———

    现状

    他一天只吃一顿饭玩累就睡,睡起再玩

    在北京南城的这间建筑面积70多平方米、居住面积只有5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住宅内,26岁的李小非和他已经58岁的母亲、父亲住在一起。

    两间卧室一墙之隔,但给老两口的感觉:他们跟儿子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对儿子的世界他们一无所知。他们只能用眼睛看到儿子躲在自己的小屋里,坐在电脑前,两眼盯着屏幕,耳朵戴着耳机。他们不知道儿子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只是偶尔从儿子屋里发出的声音里,从儿子亲友的讲述中,得知儿子好像在玩一种叫“魔兽世界”的游戏。

    这样的日子,自2005年下半年至今,已整整两年半。白天,儿子多数时间在睡觉,他们无法见到儿子。每天,有时是傍晚、下午四五点钟,有时是下午两三点钟,他们隔着儿子房间的门,听里边的动静。有动静,说明儿子起床了。没动静,说明儿子还在睡着。有动静了,他们就赶快去厨房做饭。做好的饭,放到儿子门口的小板凳上。放好之后,他们便待在家里,再等着听儿子的动静———他开门“拿饭”的声音。等着听动静的时间,老两口基本不说话,但他们两人的心一直是“揪”着的,只有在他们听到儿子屋里传出开门拿饭的声音之后,心才会略微放下。

    在儿子开门“拿饭”或上厕所的时候,扫一眼儿子的身影———这是他们唯一能够看见儿子的机会。

    “有时连人影都看不着。”母亲说。

    彼此之间几乎没有言语交流。偶尔父母“放”饭时冲屋里喊一句:吃饭吧!但儿子从来不予应答。

    这样的日子已经两年多了。两年多的时间,儿子每天躲在自己的小屋里,拒绝跟任何人接触,更说不上交流。由一天只吃两顿饭,基本不吃水果不怎么喝水,偶尔在白天、多数在夜里上一趟厕所;发展到后来,两顿饭改成了一顿饭,一顿饭也不是一次都吃完,而是把饭放在桌边,边玩儿边吃,想起来就吃一口;再到一个月前,连续几天不吃一点东西。他把自己的房门锁上,不允许任何人走进。

    在父母眼里,儿子的生活只有两项内容:玩“魔兽世界”和睡觉。正常人的生活,他一点都没有:不洗脸不刷牙,不理发不洗澡,不出门,不跟人接触,饿了就开门把饭拿进去,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提任何要求。衣服也不换。母亲拿了洗好的衣服让他换,他也不理。以前母亲唠叨他,他偶尔还回一句“别说了”,后来任父母说什么做什么,他一概不予回应。除了游戏,他懒得做任何事说任何话。

    就那样:他每天盯着电脑,玩累了就睡觉,睡起来就还接着玩……

    “那饭凉……还不都把胃吃坏了?”父亲干涩的双眼、脸上的痛苦,让看见的人抑制不住眼圈泛红。但对儿子,父亲没有半句责怪。

    2007年12月19日,记者到他家时,李小非已经绝食第四天。“再这样下去,这孩子会……”母亲不肯说出那个不好的字。两位老人心底的焦虑和急迫,让人看着从头到脚发凉。


高中以后玩得更凶



    回放


    从上初中开始就喜欢玩游戏上高中以后,就玩得更凶

    说起儿子的过去,母亲充满自豪。她说:“这孩子从小特别聪明,反应特别快,上学的时候在课上回答老师问题,老师问题一出口,别的孩子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答出来了,还特别积极。上小学的时候,虽然他不爱写作业,但每次考试成绩都挺好的,所以老师还让他当中队长。初中升高中,考了571分,被某重点中学录取了,是他们班里的最高分。”

    母亲说,儿子上了初中之后就非常喜欢玩游戏,上高中以后,就玩得更凶,基本光玩游戏,不怎么上课了。因为他太贪玩了,功课最后都跟不上了,于是,高二的时候,家里让他休学一年。那一年在家,把他的电脑给收了,不让他接触。他自己也下决心,说保证要用心学习。那次他非常刻苦。一年后复学,考试一下进入班里的前20名。他还自己去报辅导班,说要准备参加高考。那段时间,他真没接触游戏,考试成绩非常不错。

    但高考之前,他又开始玩。结果高考他得了396分,距离当年二线本科的录取线只差28分。因为英语成绩比较好,全家人商量之后,给他报了“二外”读英语大专。

    在二外学习期间还挺刻苦考过了四级还报了“雅思”

    母亲说,李小非在二外期间,学习挺刻苦的,还考过了英语四级,获得了证书。假期他还报了“雅思”班,上课地点在一所教堂,是冬天,教室没有暖气,他天天带着午饭去上课,午饭是母亲给他准备的一根黄瓜、一点酱牛肉,再加一个馒头。那次学费花了2000多块,就一个假期,平均一天100多块。但这钱花得让母亲的内心舒舒服服,因为每天儿子上课回来都兴高采烈地说:不错,老师教得特好。

    儿子的状态好,母亲从心里喜悦。她对别人说:这孩子想学的时候,挺能吃苦的。

    在李小非从二外专科毕业后,意欲“续本”,全家人商量:母亲希望他继续在“二外”读,但儿子自己想到“北外”读,最后跟女友一起去了“北外”。

    2004年7月,李小非从二外大专毕业,紧接着又报了“北外”“专续本”成人教育的班。但半年之后,李小非的女友非常生气地跟他母亲说:他课也不上,光玩游戏,跟不上了。

    母亲说,总共一年半的课程,还有8个月就学完了,怎么也得坚持下来。为了给儿子创造更好一点的条件,让他读书,母亲以每个月900元的费用,在“北外”附近的魏公村又给儿子租了房子。

    儿子不在家住,父母又不懂得儿子玩的游戏是怎么回事,他们唯一获得有关儿子信息的渠道是儿子的女友。

 

偷去网吧,女友全家找不到他



    沉沦


    初次去女友家,没控制住偷去网吧,害得女友全家找不到他

    李小非的女友是他上二外之后认识的同学。母亲说李小非从小跟着姥姥长大,娇生惯养,生活能力比较差。在家都是父母负责他的生活,到了学校,女友开始照顾他的衣食冷暖,也很周到。

    那年暑假,儿子跟着女友一起去了女友位于西北的家。原计划开学前回来,突然他们提前十几天回了北京,母亲不解:怎么回这么早?女友愤愤然:“在我家前10天他还能坚持不玩游戏,第11天开始,自己偷偷跑到游戏厅玩去了,害得我们全家找不到他!”

    母亲说,他上大专一个多月就认识了女友,此前没有接触过女孩子,他的生活圈子非常窄。他不善交际,跟同学除了一起玩游戏的其他人都不怎么来往。所以他对女友的感情是又深情又专注。他能不顾女友反对,自己偷偷出去玩,说明他对网络游戏迷恋的程度太深了。

    于是,母亲采取了许多母亲都有可能采取的管制措施:先断了他的ADSL!但他用电话线上网,一个月花600多元。再掐断家里的电源!无济于事。从此,李小非把自己的房门锁死,一门心思玩游戏,变本加厉。

    母亲更急了,找来他的同学,将门强行撞开。这下李小非更急,冲出小屋,把家里的冰箱彩电统统砸个稀巴烂。深更半夜,邻居听到他们家的响声,过来警示:吵我们睡觉了!

    父母情急,拨了110。民警迅速上门,了解情况之后劝说教育李小非。李小非当时表示,以后不玩了,要马上写简历,准备毕业开始找工作。
    
    唯一一次就业经历感觉受欺负

    李小非大专毕业之后,曾到他一个亲戚开的电脑公司工作。赶巧,有家影视公司的小老板遇有电脑故障来求助,李小非三下两下帮其解决。小老板一看这小伙子如此麻利,就问了他一些基本情况,一听是英语专业、网络高手,当即就说:“你可以到我的公司来干。”李小非并未心动,但在此后的一周之内,这位小老板多次给李小非打电话,可谓“盛邀”:第一个月给他工资1500元,比在亲戚的公司多500元。两个月之后涨到2500元。并承诺干得好还可再涨薪酬。

    李小非去了这家公司,但仅工作了一个月。他跟母亲说这个公司什么都让他干,把他当一个打杂的,欺负人。后来他母亲了解到,公司安排让李小非翻译一个剧本的台词,白天他要干别的事儿,时间不够,就用晚上或周末的休息时间翻译。他认为“这个工作占了我的休息时间,应该另外付我费用”,但公司的人说,你在这个公司,就应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都是分内的。本来不善交际的李小非,心里不痛快,又不太懂得如何去跟人协调为自己争取利益,于是,一个月后,老板付完工资,他决定离开。

    自此以后,李小非又待在家里玩游戏,完全无心再出去找工作。

    母亲说,那个时候,他玩“魔兽世界”,还开着屋门,每天母亲把饭做好了给他送进去,还帮着他收拾屋子。后来他那位亲戚又来找他,说:“还到我公司去干吧!”但李小非只去了十几天,便不想再去上班了。父母问他为什么不去了?他只说:“没劲!”亲戚问他:“你不干得挺好的,为什么不干了?”李小非什么也不说,就一句:“不想去了!”

    此后,他一门心思在自己的小屋里玩网络游戏魔兽世界”。

    自从女友不再来了,他便开始不洗不涮不梳不理,不再走出那间小屋一步。

    母亲说,李小非从感情上和生活上都依赖女友,他非常爱女友,非常在乎女友。开始,女友跟他一起玩,他们玩“魔兽世界”也是女友告诉母亲的。但随着李小非级别的升高、投入精力的增加,女友慢慢的也对他产生了不满。女友说不是不可以玩,但不能没有节制。女友不仅自己劝他,还发动过网友们劝他,但都没起多大作用。这种情况下,女友开始与他疏远。

    女友疏远,李小非并没有当回事儿。他陶醉在自己的“魔兽世界”的时候,女友返回学校去考研。当他意识到女友真的要离开自己的时候,精神上一时难以承受。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期待无果之后,去年7月,女友把自己留在李小非屋里的最后一点东西搬走,意味着正式与李小非分手。

    母亲说,以前每次女友来,他都会洗洗澡理理发收拾收拾自己,自从女友不再来了,他便开始不洗不涮不梳不理,不再走出那间小屋一步。

    “趁他开门拿饭的时候,我看他一眼,他脸色惨白,没一点血色。不出门不见阳光,头发都披肩长了……”母亲急得直转圈。

    “不玩这个,我干什么啊!”

    父母着急,说的话儿子又不听,于是他们找来专业的、跟儿子基本同龄的、对电脑游戏有所了解的叔伯哥哥,试图通过他找到儿子与外界接触的切入点。

    在家人中,三哥从事电脑行业,自己开了一家网络传媒公司。他母亲说李小非最相信最佩服的是他的三哥。于是三哥来家,走进李小非的小屋。三哥说:“咱俩一块玩吧。”李小非说:“好啊!”却不停手,仍旧忙着敲击键盘

    三哥说:“你玩的级别是不是特别高了啊?”

    李小非说:“我的级已经满了。”

    三哥又说:“那还玩!”

    李小非说:“不玩这个,我干什么啊!”

    三哥对记者说,李小非说这话的时候,也一脸的茫然。让人感觉“魔兽世界”其实并不真的是他生活的全部,但除了“魔兽世界”,在现实生活中,他似乎又懒得找寻。所以,玩过之后,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快乐。

    “那你心里怎么想的?老这么玩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三哥说。

    李小非说:“我没想法。”之后继续玩。

    三哥说:“我有些朋友,搞网络游戏的,又玩游戏又赚钱。”

    李小非说:“人家为什么要我啊?”之后再不说话。

    为了跟他能够进行正常的沟通,三哥把李小非从家里拉出来,到外边去游玩,试图在游玩的过程中,了解他真正的心里所想。但出来后,李小非表现得非常心不在焉,问他是否有事,他说晚上6点他必须得回去,网上有人等他。结果时间还没到,他便不顾一切要提前回家,生怕迟到。

    三哥说,在那个“魔兽世界”里,李小非很守信用,非常有威望。

    究竟李小非在“魔兽世界”里享有怎样的威望和成就感,除了一句“我的级已经满了”,与现实生活中的亲朋好友,他再没有其他任何表达。也许,在“魔兽世界”里,李小非令许多网友崇拜,而崇拜他的那些网友,在离开“魔兽世界”之后,都拥有自己的现实生活。而李小非呢?他把自己的现实生活全部放弃,潜心于“魔兽世界”,他的内心世界究竟怎样?或许现实世界让他感到恐惧,他需要帮助?!……一切都只能是猜测和想像。

难道是在逃避?!



    记者手记


    在听到的儿子房间里传出的只言片语中,父亲猜测儿子在那个“魔兽世界”中的级别很高、地位很高,他的“队伍”好像很庞大,至少有四十多人。

    但在“魔兽世界”那个虚拟世界里,他究竟获得了什么,使他能够如此无视现实生活的诱惑甚至爱情?

    或许李小非不喜欢母亲关心他的方式,不喜欢母亲情急之中到处求助。他甚至完全无视父母亲对他的关爱,表现得甚至有点冷酷和缺乏人情。在他的行为里,完全看不到一个成年男性对父母家人所必备的责任意识和责任感。

    李小非的内心究竟处于怎样的状态?他为什么这样?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使得他与父母一墙之隔却形同陌路?他的父母怎样做,才能走近自己的儿子,进入儿子的内心世界?

    谁又能帮助李小非走出“魔兽世界”,回到现实生活,回到热爱他的父母和亲朋好友身边呢?

    本报救助电话:65902008

    (注:文中李小非为化名)

    探寻

    难道李小非是在逃避?!

    三哥说,李小非虽然没有多少工作阅历,但他干活实在、专注、扎实,给人的感觉是什么都懂。他刚开始玩网络游戏的时候,都是日语字幕,他慢慢都自己看懂了。曾经有他的一位同学接了一个日语翻译的“活儿”,同学工作忙没工夫翻译,最后全都是李小非给完成的。他唯一结交的女友也曾经对他母亲说:“您别看他每天玩游戏,但英语词汇量比我大多了。因为网络游戏里的字幕都是英语的,他都能看懂并记住了。”

    “一件事,他只要答应你了,你就可以尽管放心。他不喜欢别人太管他。”三哥说,但现实生活中,在哪个单位会不受管理呢?

    难道李小非是在逃避?!

    三哥说,他曾经介绍了几个“活儿”,都是翻译之类的事情,但李小非都不去做。他根本就不想出去工作,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真正在想些什么。有时候他表现出来的那种颓废,让人看了心里难受。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对任何事,除了“魔兽世界”,他对其他、对现实生活没有一点兴趣。

    再有母亲搬来的救兵他根本就不让进屋了

    急得都快发疯的母亲,到处求人来劝李小非。家里的亲朋好友,不少都来过。开始出于礼貌李小非还让他们进自己的屋,虽然不怎么说话,但至少还偶有应答。但后来再有母亲搬来的救兵驾临,他根本就不让进屋了。

    两周前,李小非的母亲又把李小非初中时最要好的同学和老师找来,希望他们来劝说李小非。这几位同学和老师与李小非很久都没有联系了,但他们来了,李小非连门都不开。最后他只给老师发了个短信:你们让我安静一会儿!

    亲朋好友不灵,母亲开始向专业机构专家求助。在北京,凡是能找到的、听说的专业戒除网瘾机构,他母亲几乎都去咨询过、求助过。北京大兴网瘾中心,去了。人家说这里必须他本人来,否则没法帮;白纸坊精神病防治所,去了。安定医院、精神病六院……所有机构都需要患者亲自去。可儿子把自己锁在那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根本不出来。

    父母亲不敢跟李小非明说要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或者那些戒除网瘾的机构。他们背着他,到那些机构去咨询。有的地方远,他们乘公交,一去就得一天。所以,每次临出门前,他们都把给儿子吃的东西准备好,放在他门前。

    母亲说:“即使玩,也得接触社会,起码得自食其力啊。我们转眼就快60岁了,都患有高血压,还有肾病,心脏也不好,万一哪天我们没有了,他可怎么活啊?!”

    “都把我当精神病了哪天逼急了我就跳楼”

    李小非最近一次在电话中对女友说:“都把我当成精神病了,想把我送医院去,别把我逼急了,急了我就跳楼!”在李小非心里,自己并非病态,他认为自己很正常。他不喜欢母亲把他当成病人一样,他非常反感并强烈抵触,但就是拒绝跟母亲说话,拒绝跟母亲坐下来好好交流。

    李小非目前的状态很危险,虽然经过近一段时间的努力,他已经开始进食,基本恢复到一天能吃一顿饭,偶尔吃两顿。社区民警教他母亲,把饭里放些营养素,但李小非一闻味道不对就一口不吃。前几天母亲把内衣拿给他,他也换了……但他仍然拒绝跟人接触和交流。谁说话他也不理,就一个人在屋里继续玩“魔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