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打游戏几天不下楼 网游"玩垮"几多学子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 2014-05-14 15:42   233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报记者调查近一个月捧出一组令人心痛的黑镜头,网游上瘾之害急盼"医治良方"

  在广州,大学里究竟有多少大学生沉迷在网游世界里,过着"上瘾"的生活?有多少毕业生因为网游,让握在手里的学位"含金量"不足?

  近一个月来,记者就大学生网游沉迷问题进行了调查,走访了许多部门、机构和社团,却不得不面临"不知道"的尴尬,我们无法绘制出一幅大学生沉迷网游的现状图,也难以全面地描绘这个群体鲜为人知的真实生存状态。

  记者调查所到之处,学校、老师、家长、大学生……人人皆知网游沉迷之害,却又不得除"害"之法。走访得到的,是难以计数的沉迷网游个案和反沉迷的疾呼。

  这里写下的,是一些大学里常见却足以令人心惊的镜头。调查显示,这些似乎有些极端的"范本"个案背后,隐藏着更为触目惊心的现状。

  1 上千大学生熬夜玩网游

  地点:天河五山岳洲路网吧

  目击:有得吃有处睡,学生大打"持久战"

  "终于'结果'掉了!"电脑前的阿信(化名)眼睛布满血丝。屏幕上,阿信和朋友们正指挥着几十个"法师"和"战士",围攻一个庞大的"老怪"。十几分钟的狂轰滥炸后,"老怪"颓然倒下。阿信捞起桌上的大支瓶装水,猛喝了几口,前面还有成百上千的"老怪"等着他们去砍。

  时钟指向凌晨1点,阿信揉了揉眼睛,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是夜,这里的大部分人都不会入眠。

  天河五山是广州高校聚集区,随处可见来自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五山岳洲路上,有"华乐"、"华灵"、"飞雪"三家网吧,开业几年来,捧场的几乎全是大学生。

  元旦假期,尽管正值期末考试,网吧依然火爆,不时有找不到座位的学生在门口徘徊。记者看到,网吧里约七八成在座的学生都在玩网游,其中《魔兽世界》、《征途》、《梦幻西游》占了绝大多数。不少入座的学生都做好了"持久战"准备:一两盒方便面,一瓶3.5升装的纯净水,还有一些饼干或几个水果。一询问,靠这些"口粮",不少人已在网吧里打了十几甚至数十小时的游戏。玩网游的有不少女大学生,网吧"贴心"地设置了情侣卡厢,昏暗的灯光里,有男女学生相拥而眠。

  网吧配有厕所、休息室、微波炉和饮水机等,供玩家使用。靠着每日聚集的数千学生,周边的各式食肆和大排档生意通宵达旦;容纳数百台电脑的宽敞网吧里,售卖各式餐饮的小贩穿梭叫卖:米粉、肉串、快餐……谁还要?网吧老板告诉记者,这里什么吃的都有,一个电话或跟工作人员说一声,不用挪屁股,几分钟就可吃上了。

  凌晨3时许,沉迷网游世界的学生们,一边往嘴里扒着饭、塞着水果、灌着各种饮料,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闪动的电脑屏幕。

  2 宿舍打游戏几天不下楼

  地点:某高校宿舍楼

  目击:玩得兴起叫外卖当"口粮"

  广州五山,某高校西17宿舍楼,这里住

  着食品工程专业的男生。

  上月27日下午6时许,四楼的一间宿舍里,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幕:四人一间的宿舍里,除了一人不在,三名同学正投入地玩着"魔兽":眼睛"死"盯着屏幕,指尖在键盘上飞舞,前躬的身子似乎"纹丝不动"。每人电脑旁放着一个吃过的盒饭,在旁观战的学生笑说:"他们已经'成仙'了,几天没'落地'(下楼)啦。"

  记者发现,每个人的书桌上,都贴着一张或几张外卖餐单。"有时候玩得兴起,懒得下去吃饭,就叫外卖",食品工程学院大四学生国龙彬(化名)告诉记者,男生宿舍玩游戏玩到懒得下去吃饭是常事。

  广州某高校新闻专业大四学生朱菊(化名)这样给记者描述他亲历的玩网游的"壮观景象":整栋楼每个宿舍起码有一个人,为了玩游戏一个月不"落地"。记者问,上课怎么办?答曰:很多课都不上的。

  连日来,记者走访多所高校宿舍区,上述一幕已司空见惯。大学生们并不讳言,宿舍里的电脑"大部分时间用来玩游戏或聊天了",但向家长申请"购买经费时",都说是学习需要。

  据了解,高校对大学生玩网游并非听之任之。上月25日,因学生在宿舍玩电脑游戏等严重干扰正常作息,某高校发文重申熄灯后玩网游者全校通报批评。一些高校陆续动用断电、断网、网速限制等措施,个别学校甚至要求大一新生不准带电脑入学,但玩网游的学生也想出了各种应对办法:私接校外网线、个人开通宽带、购买网络增速器,或者干脆到校外网吧玩通宵。

  一名高校老师坦言,目前学校采取的这些措施,想要遏止风行大学校园的网游热,难。

  3 老父来探望儿子忙网游

  称是"团队做事",退出"难做人"

  有学生因网游竟以自杀威胁

  2007年国庆节,某高校统计专业大三学生A的父亲,从广东河源农村老家来广州探望儿子。

  因为这年寒暑假的时候,A跟家人说,为了省路费,就留校打工赚点钱,不回家了。父母心疼孩子,国庆节搭顺风车来学校探望。上午11时左右到宿舍,直到晚上十时许,还不见儿子的踪影,舍友成学华(化名)看不过去,便提出"带他出去找找",其实成学华很清楚,"A又在网吧玩游戏,只是见他父亲可怜,不好意思说"。

  走出学校正门不远处,有一间"飞雪"网吧,成学华带老人上了二楼,见到满屋的电脑和学生,老人很吃惊,还问"这里也有教室啊"。转了一圈,看到A正入神地玩着网游《剑侠情缘》,成学华说:"你老窦(爸爸)来了。"A"喔"了一声,继续玩。成学华又用手捅了一下,A这才回过神来。

  见到儿子,父亲满面欢喜,A却漫不经心,对父亲说"你睡我床上吧,我有事要做"。网吧里四处张贴的游戏图,父亲也感觉到了不对头,要求A回去睡觉,A不肯,拉扯了几下,便不耐烦地对着父亲吼:"我们是一个团队做事,你拉我出来,让我怎么做人!"说完,转身进了网吧。

  12月17日下午,华农大校外一间网吧里,成学华边说边摇头。自这事后,他再也没去网吧通宵玩过网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告诉记者,2006年,他所在的高校数学专业一大三学生,因为沉迷网络游戏耽误学业,学校家人劝他,结果他跑上楼顶,威胁要自杀。同年,某高校理学院一大一男生,因沉迷网游,7门课有3门重修1门缺考,学校要求其退学,他跳楼身亡。

  4 网游玩上瘾重修成常事

  老师随堂调查显示: 七成男生网游"上瘾",四成女生"有瘾"

  日前,广州某高校课堂,一数学系老师应邀讲课,发现学生课堂上玩游戏,便停下来问:你们谁玩过网络游戏?结果,学生哄堂大笑。

  这位老师接着问:"笑什么?"

  几个前排学生答:"你该问谁没玩过网游,现在没玩过网游的大学生,绝对是'濒危物种'。""大家交个底,到底有多少人玩过网游?"这位老师说,"结果让我吃了一惊。"40多人里,所有男生都玩过网游,其中"感觉上瘾"的就有七成多。女生呢?超过八成玩过网游,四成左右"有瘾"。

  某高校光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大四学生杨金曲(化名),是宿舍里唯一不打网络游戏的人。小杨说,刚开始不是不想玩,是没条件,因为来自农村当时没电脑,也从来没接触过网游。大三时有了电脑,但看到身边的同学玩到日夜颠倒,每学期都有几门不及格,吓得没敢玩。"我觉得这跟毒品似的,消耗精力,还会谋杀青春!"

  杨金曲很怀念刚进大学时的"幸福时光",那时每晚四个舍友都会到图书馆看书,或者聚在一起聊天。大一第二学期开始,他的三个舍友开始玩网游。"有时候,三个人一起玩魔兽,有时候两个宿舍'对抽'"。当年的期末考试,三个舍友最少的有2门重修,最多的有5门要重修,小杨说,理工科不同于文科,科目落下太多很难补回。

  "其实,他们玩游戏经常影响我休息",小杨说,由于舍友们经常通宵达旦,他常被吵醒。"有时候,他们会嫌宿舍网速慢,几个舍友一起到五山的网吧玩通宵,够刺激!"他说,通宵玩游戏、白天睡觉,对很多同学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5 儿子迷网游老父砸电脑

  这位父亲表示: 为挽救儿子愿出五万元赞助"反沉迷"

  2007年8月的一个午后,广州海珠某小区,市民张志广的家。儿子张俊前晚进了书房,闷了一天多了,也未见出来。

  张俊就读广州某商学院大二,放暑假后一直住在家里,天天闷在房里打游戏,吃饭也是匆匆几口了事,或者干脆拿进房里吃。

  开始时,张志广夫妇还觉得孩子放假,玩玩游戏也无所谓,后来发现,儿子晚上经常通宵玩,而且常跟家人要钱,张志广的太太几次发现钱包里的钱不翼而飞。

  张志广开始找儿子谈话,但"一点用也没有",而且儿子似乎忙得连谈话的时间都没有。他偷偷找到儿子的大学老师,本来想请老师出面劝劝,却意外得知儿子在学校里就迷恋网络,经常逃课。

  儿子的房里,不时传出键盘的敲击声。张志广轻轻敲了敲门,没反应,他大力捶了一下。门开了,"什么事?"张俊硬生生地问。

  张志广忍住气想耐心地说说儿子,不料他劝一句,儿子顶一句,后来干脆"你说你的,我玩我的"。

  张志广一时震怒,抡起屋里的椅子,把电脑砸烂了。没想到,儿子扔下一句:使劲砸,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随后到网吧玩去了,两三天回一次家。

  张志广又开始忧心忡忡,儿子会不会在外面闯祸?老师说,如果张俊考试重修科目过多,有可能被退学。

  无计可施的张志广找到中国反网游沉迷同盟,"要是能及时挽救儿子,我愿出五万块赞助反网游沉迷活动"。

  6 三年花三万只为打网游

  某学子网游纪录:最长连续50多小时,曾经一周花了7000多元买"装备"

  12月23日下午,某高校五山校区,农林专业大三学生李某再次拒绝采访。

  三天前,记者学校老师介绍和他见面时,他还兴奋地说起自己"傲人"的网游纪录:最多一次连续打机50多小时,一个星期花了7000多元买网游装备。

  李某是广东人,大一便玩网络游戏,上瘾后经常通宵,开始时还不敢逃课,后来胆子越来越大,逃课次数也多了,即使上课也是去睡觉,考试时就找老师"走后门"。李某说,三年来,他用到网游上的钱起码三万元,家境殷实的他,并不觉得迷上网游会影响自己的前程。

  22日凌晨,记者在华农大附近的"华乐"网吧找到李某时,他正倚在椅子上打盹。

  他对老师带记者找他,抵触情绪很大,聊了几分钟,就不愿说了。他的两句话,给记者印象很深。"有什么好谈的,找别人吧,(打网游)比我厉害得多呢。你们没告诉我老窦(爸爸)吧?"

  (注:因事关当事人权益及可虑及的原因,应被访者要求,报道中部分受访者使用化名)

  沉迷网游危害日趋严重

  大学生已成网游骨干力量,有上瘾倾向者超一成

  大学生沉迷网游现状如何,尚无权威说法。在广州高校的相关调查显示,沉迷网游

  正越来越严重地影响着大学生的学业、生活、交际甚至身心健康。国内几家大型网游公司都认为,大学生已成为网游的骨干力量。由此,"祸"起象牙塔并非危言耸听了。

  危害一:荒废学业

  华南理工大学教师明宗峰,是全国首个"反网游沉迷"公益网站的创立者,他给记者讲了一个真实故事:2004年,他负责四名大学生的毕业论文,要求制作一个简单程序,"做的方法我都详细说了,那些都是最基础的东西,结果几个人做不出来,求我放行。我就问他们四年都干什么了。一个叫张嘉茜的学生说,玩网游了。我说:自己回去看书做,要不就别过关。事后,张嘉茜向我感慨,四年来,也就这几个月学了点东西。我听了啼笑皆非,四年大学啊"。

  华工大一位教授告诉记者,现在每学年都有一些考试,补考动辄就上千人,其中相当部分与沉迷网游有关。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主任高定国教授认为,大学生沉迷网游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毁掉了自己弥足珍贵的求学时光。对于冀望靠大学改变命运的孩子,希望也会在网络里迷失殆尽。

  危害二:身心俱伤

  人们总在出现极端个案的时候,才会想起关注大学生沉迷网游的话题。

  其实,早在2005年,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的李欢欢博士便获得广东省哲学社科规划项目拨出的研究基金,研究大学生网瘾形成的因素以及应对策略。2007年,她再次就相关课题获得国家社会科学研究基金立项。她说,大学生的网瘾问题已经不可能很快地解决,相关项目甚至成了心理学的一个长期课题。

  李欢欢对一个人是否有"网瘾"的标准比一般认知严格,她认为,只有一个人因为上网产生"身体或者心理上的影响时,才算上瘾"。即便如此,2007年,她以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商学院学生为样本进行的调查,仍有10.13%的大学生具备这种"身心可能受损"的倾向。

  李欢欢说,一旦一个人有了网瘾,很难戒除。网瘾对一个大学生的伤害很大,相当部分沉迷网络的学生都不善交际,性格相对内向,甚至做事走极端,情绪波动大,易抑郁。而对于身体直接伤害更甚,有学生就因此猝死网吧之内。 (记者 孙朝方 李春暐 实习生 区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