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残疾老哥俩12年荒滩种树万余棵
来源: 燕赵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4-03-27 21:26   168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感动:残疾老哥俩12年荒滩种树万余棵

绵河水源出山西寿阳,一路蜿蜒流过了井陉县孙庄乡。孙庄乡的冶里村是个有400多户人家的小村落,风景山青水秀。村北一里地外的绵河边,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笔挺的白杨,婀娜的柳树,引来野鸡、鹳鸟筑巢嬉戏。
    人们想不到的是,12年前,这片美丽的树林还是一片寸草不生只有乱石的荒滩。让人更无法想象的是,种下这片绿色树林的,是冶里村的两名残疾人。
    贾海霞,今年53岁,双目失明;贾文其,与贾海霞同村同岁,从小就失去了双臂。2002年起,老哥俩“搭档”在村北这片寸草不生的荒滩上开始种树。12年来,两人“你借我手,我借你眼”,亲手种树万余棵。脊背压弯,双脚磨茧,新伤疤覆盖旧伤疤,付出的艰辛常人无法想象……然而每当闻到清风中浓浓的泥土气息,听着树叶哗哗作响,老哥俩就会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觉得这12年的辛苦值了。

1  “人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贾海霞今年53岁,是冶里村一名普通的村民,从小因为白内障左眼失明。但他肯吃苦,在石灰厂辛辛苦苦工作,结了婚、生了子,还盖上了新房,日子一直过得不错。
    没想到2000年时石灰厂放炮炸石头,一块飞起的石头又“夺走”了贾海霞右眼的光明。这个中年汉子忍不住号啕大哭,想到以后自己将生活在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里,贾海霞说,他感觉人生彻底没有了希望。在医院中他想到了死,一次又一次都是被亲人苦苦劝住。
    出院回到家,贾海霞依然沉默。他在冶里村有个从小无话不谈的好伙伴贾文其。贾文其只比他小两个月,自幼失去双臂。他一次次来家中开导贾海霞:“你还有手,我一辈子都没有手,不也能吃饭,能干活?40多年不也这样过来了?人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贾海霞终于开始说话了,但还是很难见到笑容。2001年的一天,贾海霞正在家里听广播,贾文其跑来神秘地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
    这个“好消息”,是贾文其去绵河边拾柴的时候,发现河边有一大片河滩地,打听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承包,也没有人愿意承包,他和贾海霞商量,想一起把这块地承包下来。最后两人决定在这里种树。贾海霞说,他从广播中听到,种树既可以保持水土,还有不错的经济效益。

2  新伤叠旧伤,如今30秒就能爬上树

    贾文其说,村委会一听他俩要承包那边没人要的河滩地,十分高兴,50多亩一分钱都没有要。
    2002年春天,老哥俩开始在河滩地里种起了树。没有资金,树苗就是第一个大问题,两人决定从其他村民种的速生杨上砍下树枝,用扦插法来种树。
    淡淡的晨光里,迎着料峭寒风,贾海霞与贾文其拿着几个馒头出了门。贾文其肩挎粪筐,贾海霞拿着镰刀等工具,紧紧拉着他的衣襟,两人步履蹒跚地相伴走过一条条田埂。到了绵河边,贾海霞摸索着帮助贾文其挽起裤脚,贾文其先趟过河将工具放到对岸,再返回来背贾海霞过河。春天的河水寒意刺骨,贾文其在水中常常冻得摇摇晃晃,好几次两人都摔倒了河里。
    去树上找合适的“树苗”,对于这两名残疾人来说不是件简单的事。贾文其先在一棵杨树上挑中合适的树枝,然后在树下“指挥”,贾海霞腰上别着镰刀,抱着树干一点一点努力向上爬,到了合适的高度,再一镰刀一镰刀砍向准备来做“树栽子”(没有根的树枝,用于扦插法植树)的树枝。
    刚开始爬树时,贾海霞怎么都爬不上去,手、脸、身体经常被划到,还常常失足摔落。贾海霞的手背上的斑斑白点都是褪去的疤痕,身上也是处处淤青。如今他爬树已相当熟练了,30秒左右便能爬到合适位置,但因为看不见,还是时常摔下。“爬树最费裤子,常让老伴骂。”贾海霞说,每天他得爬几十棵树,裤子大补丁上再补小补丁,每年得费五六条裤子。

3  春天赤脚栽树,夏天要跟蚊虫打仗

    找好了树栽子,两人在河滩上植树的过程更是令常人无法想象的。贾文其选好植树位置,贾海霞左手紧握铁棍,右手猛挥铁锤,用力地砸在铁棍顶端,一下,两下……全凭个人感觉,沉重的铁锤不时会砸到手部、腕部,甚至脱手砸到脚上。
    沙砾滩上终于凿出了拇指粗细深达尺余的树洞,贾文其熟练地用脚趾夹起一根树枝插进洞里,用脚踩实,然后用脖子和肩膀夹住一根特制的铁钩,吊起水桶到河里提水来浇树。扦插法栽下的树枝没有树根,要想提高成活率,只能依靠加强灌溉和多次重复插栽。
    因为要用脚植树,贾文其在寒冷的早春也不能穿袜子,脚部的冻伤常常疼得他整夜睡不着觉。而到了夏天,为了管理树林,他们还要面临与蚊虫的“遭遇战”。不能用除草剂,50多亩地上丛生的杂草就只能靠镰刀和手一把把去割,草丛里的蚊虫成群惊起,扑到人脸上、身上狠狠叮咬。“有时想想自己活着还不如一头牛呢。”贾海霞调侃,牛还能用尾巴驱赶蚊虫,而他们俩只能“联合作战”,“‘有眼的’报告叮咬位置,‘有手的’动手拍打,可是就算联合作战也是屡战屡败,你想想,我的手能打到蚊虫吗?能吓走也就不错了。”

4  亲手种下的树,一棵也舍不得砍

    2002年,贾海霞与贾文其种了800多棵树,到了秋天一棵都没成活,后来发现原因是没有水。于是他们雇人在河滩地里挖了几条水渠,引来绵河水。第二年两人种了3000多棵树,秋天成活了1000多棵。从此两人每年春天都要种3000多棵。
    寒去暑来,12年过去了。一个没有双手的残疾人带着一个双目失明的残疾人在荒滩上愣是种下了1万多棵树木,让这片荒凉之地披上了绿装,最大的杨树现在直径已20厘米。
    冶里村一名村干部说,贾海霞与贾文其不仅绿化了荒滩,还有效减少了水土流失,近几年来,树林还吸引来了野鸡、鹳鸟等野生动物。
    老哥俩说,他俩开始是想种树养家糊口,可12年来除砍过几十棵树用于支付挖渠的费用外,没再砍过一棵。“舍不得啊!”贾文其说,亲手种的树一刀都舍不得砍,如今看到这片绿色更舍不得了。“这些树我俩是又流汗又流血啊。”只要有一口饭吃,他俩就不会砍一棵树;只要有一口气,就要继续种下去。
    3月16日,站在绵河边,贾海霞嘴角上扬,他说春天快到了,他已经闻到了树木发芽的气息。抚摸着一棵棵树,他能准确地说出哪棵是哪一年栽种的,甚至能说出是从哪里嫁接而来的,仿佛那是自己辛苦养大的一个个孩子。

--《家庭百科报》 任利见习记者 张宁/文 本报记者 孟宇光见习记者 史晟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