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大学生通宵玩网游猝死 网瘾之害震惊社会
来源: 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 2013-09-21 14:26   238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中广网北京12月14日消息(记者陈秉科李曼李菁菁,实习记者陈俊杰)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29分报道,湖北某大学二年级学生小梁痴迷网络游戏,一周前在网吧熬了四个通宵打网游,回到宿舍后猝死。网游之害在校园内外引起震动。

  一想到“网游”这个字眼,秦洁就会想到儿子,心就会痛。12月5日,儿子小梁死于大学宿舍的床上,被发现时手脚已经僵硬。秦洁见到儿子时,是在停尸间的冰柜里。

  秦洁:我当时去看尸体的时候,就看到的他脸,也没衣服,他装在冰柜里,也没戴眼镜,后来他们就不让看了。

  因为没有进行尸体检查,没人知道小梁具体在什么时间离世的,只知道在死之前,他连续打了三个通宵的《魔兽争霸》。同学小罗说,小梁五天内打了四个通宵,5日清晨回宿舍,倒头便睡,直到12个小时后被发现死亡。在他就读的湖北某大学,关于死因学生间流传的是死于网游。

  罗:星期一,然后星期三四五,星期六早上就出事了。

  记者:周一、周三四五四个通宵?

  罗:对。

  小梁1米80的大个子,刚刚过完20岁生日,戴眼镜,体态略胖。他有些内向,很少和班级同学往来,只有与寝室的2个室友关系密切。大一下学期后,由于很少参加班里的集体活动,有些同学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来自十堰,那个距离武汉最远的地级市,喜欢抽17块钱一包的黄鹤楼烟,歌唱的不错。

  而与小梁关系密切的罗希却还知道,小梁是《魔兽争霸》里的“顶级高手”。小罗说,在魔兽世界里,他会经常率领其他“菜鸟”们征战沙场,过关斩将。小梁在初三开始接触网游,高中时渐渐成瘾。高中同学小熊记得,每到中午休息,小梁都会拉着他冲到网吧,鏖战2个小时,然后匆匆地奔回教室上课。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小梁的学习成绩一天天下降。虽然小梁的父亲对儿子没有过高要求,只求平安成人,但还是希望儿子能上大学。而2007年的高考,小梁惨败,只考了350分,连三本线都没上。这时候,父亲才意识到儿子已经被网游拖入深渊。为了增加考学筹码,2008年高考前,小梁被父亲逼迫练习篮球,随后他以篮球特长生身份进入武汉的一所大学就读。但让父亲想不到的是,大学不羁的生活让小梁如鱼得水,十堰距离武汉数百公里,家人半个月也难得看他一次,小梁更加迷恋于网游世界。中广网 2009-12-14

  同学回忆,大一上半学期还能见到小梁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里,大一下半学期就很少看到。同学说,期末考试小梁至少“挂”了7科。不玩游戏的日子里,小梁也会跟朋友小罗畅想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拿双学位、留校、考公务员。

  而现实就是现实,成绩越来越差,理想也越来越遥远,小梁陷入了痛苦之中,他渐渐地感到无聊,即使“魔兽”也不能填补精神上的空虚,这使得他追求寻找更加刺激的网络游戏来满足自己。他甚至用火星文给自己起了“吊儿郎当”网名,在QQ签名中,征集新的网游,每周花几天时间在网吧熬夜奋战。

  长期的熬夜让体育特长生的小梁也渐感不适,好友小熊想起,小梁经常说自己老了,体力远不如高中时,但小熊也没有在意。

  记者:那天凌晨分手后还一起吃饭了吗?

  小熊:大家都挺累的。记得他曾说自己老了,体力不如高中时。高一高二玩得也挺疯狂的。

  12月3日,小梁感觉头疼,他没有在意,以为自己感冒了,简单吃了几粒感冒药。12月4日,死前的一天,头痛感没有消失,小梁准备上床休息。但晚上10时,小熊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去熬夜战通宵。小梁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来寝室找我”。

  每人花了6元钱,从4日晚上10时30分鏖战到5日清晨6时30分。分手之前,小梁和小熊一起吃了早餐。晚上8时,小熊所在学院领导找到小熊,告诉他,小梁死了。

  小梁的父亲连夜从十堰赶到学校,他满眼通红,见到记者第一句话就是:游戏害死了我的儿子!而母亲秦洁欲哭无泪,控诉着,“网游就像吸毒一样”。

  据小梁的同学,同时也是一位魔兽玩家的小白介绍,小梁是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忠实玩家,是游戏中“出勤率”最高的会员。平时,他可以连续七八个小时玩游戏不休息。最近这段时间课少了,他几乎天天在线。而像小梁这样的状况,在他们同学中不算少数。身边的一些同学经常是几天几夜连着通宵。白天睡觉,晚上玩游戏。打的特别疯。基本上除了吃饭,剩下的时间都在打游戏。在网吧一泡就是四五天。

  小白还告诉记者,这款游戏做的很吸引人,很容易上瘾,就跟抽烟一样,不上会很闹心。要想把它玩好,需要很大的精力。

  近年来,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因沉迷网游引发的不幸:猝死、跳楼、盗窃……他们中有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但网游商们却强调,沉迷网游是因为有些人“自制力太差”,网游沉迷到底谁之过?中广网 2009-12-14

  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教授认为,目前对社会影响最大的就是网络游戏中的色情暴力。

  陶宏开:通过我这5年,对全国150多个城市的调查研究发现,真正对社会影响最大的主要是网络游戏。影响最坏的就是一些暴力色情的游戏。它替代了人们的正常生活,人们一打网络游戏,就脱离了现实生活。如果内容也不好,那就更糟糕了。

  陶宏开说,网游给青少年带来的不仅仅是娱乐。它可以创造和传染“网络病”,荒废玩家的学业和工作。目前各个高校里因沉迷网游遭退学的例子不在少数。

  网络游戏已经成为中国青少年犯罪的首要诱因。我们不能怪孩子,他们是受害者,1700多万网瘾青少年的诱因就是有害的网络文化。它把人的人生观、价值观,责任感,婚恋观,家庭观统统打破了。很多学校不得不用退学、开除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还是解决不了。

  陶宏开认为,网络游戏每年动辄百亿元的巨大产值,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网游公司跻身其中,利益的驱动使得他们走向了歧途。

  “网游致富几人笑,孩童迷途万重山”。网络游戏只是让几个人成了富豪。这种暴利使得很多企业转向网络游戏。中国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网络游戏生产国,最大的网瘾国。

  小梁死后,曾经鏖战的网吧被关停。一位同学得知后,高兴地喊到,早就该关。但三天后,网吧却又开了,里面依旧人头攒动,只是玻璃门醒目位置上贴出了一张告示:网吧营业时间截止24时。

  小梁的离去,不仅给父母造成无尽的伤痛,也再次引发人们对网游之害的深思。令人不安的是,记者采访中发现,小梁之死引发的震动还未结束,隔壁宿舍的同学们又沉醉在网络游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