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救患罕见遗传病儿子割肝摘肾
来源: 亚心网   发布时间: 2013-08-13 13:11   195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5月7日在郑州人民医院的病房中,母亲潘大想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5月7日摄

 

  亚心网讯 (记者 何超) 距离手术结束已经11天了,陈凯每天早上看到母亲虚弱的样子,还是会忍不住落泪,“我妈以前身体挺好的,为了救我把肝和肾捐了,是我让我妈遭罪了。”电话里,陈凯忍不住责怪自己。

  21岁的陈凯是新疆农业大学建筑工程系大二学生,自2012年12月被查出患有高草酸尿症,临床表现为不停长结石导致肾衰竭,医生告诉他们,想要取得较好的疗效,就要将肝和肾同时进行移植。

  为了将儿子从鬼门关拉回来,母亲潘大想毅然决定割肝摘肾,4月27日,郑州人民医院完成手术,5月8日,该医院对外通报,术后母子状态平稳,手术成功,这也是国内首例活体肝移植联合活体肾原位移植手术。

  突发怪病,儿子生命垂危

  2012年11月,刚刚进入大学二年级的陈凯突然出现浑身无力的现象,起初他以为是自己没休息好,“我以为睡一觉就没事了,结果几天后发现身体开始浮肿。”陈凯说,当时还经常感到腹部疼痛,去医院体检,医生告诉自己肌酐高、血压高,要好好休息。

  但是随着身体浮肿越来越厉害,陈凯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随后,在兵团第六师奇台农场的父亲陈超和母亲潘大想赶往乌鲁木齐,带着陈凯去医院检查,“当时医生说查不出具体病因,但疑似尿毒症,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懵了。”陈超说,他和妻子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结果告诉儿子,“我们背着儿子抱头痛哭,但因为查不出病因,所以还有一线希望可能不是绝症”。

  去年12月,夫妇俩带着儿子前往广州和上海做基因鉴定。然而,诊断结果将这对夫妇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完全击碎,结果显示,因肝脏缺乏丙氨酸乙醛酸转氨酶,陈凯患有高草酸尿症。

  “高草酸尿症”是一种染色体隐性遗传病,发病率是百万分之1.05,全国确诊的患者不超过10例。患者肝脏里缺少一种酶,而这会让患者体内的沉积物清理不出去,在身体里形成沉积,进而形成肾脏结石。而长期大面积的肾结石,会致使双肾反复感染、梗阻,导致肾功能下降,最终会引起肾衰竭。而要根治这种病,必须肝肾联合移植。

  经过多方咨询,看着儿子在病床上被折磨,陈超夫妇下决心要给孩子进行联合移植。

  “你不做手术活不了,我跟着你一起死”

  今年3月18日,夫妇俩通过病友介绍,带儿子来到郑州人民医院,准备进行移植手术。

  经过鉴定,发现母亲潘大想的肝肾和儿子相匹配,可移植,而父亲陈超肝肾不匹配。

  “孩子他妈能够救儿子,她高兴了,但手术有风险,我多希望是用我自己去换儿子,我害怕手术之后,儿子没了,老婆也没了,我一个人活着也没啥意思。”陈超说。

  但当陈凯得知母亲要割肝捐肾救自己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肯答应,陈超回忆说,“他那段时间甚至拒绝治疗,我和他妈不停劝他,他除了哭,什么也不说”。

  焦急万分的妈妈朝陈凯怒吼:“你的命是我给的,你不做手术,你活不了,我要跟着你一起死。”而父亲也流着泪跪倒在病床前,“孩子,求你了,没有你,我们还有啥活头”。

  此时,陈凯才意识到,他的生命不是只属于他自己,这才同意手术。

  4月27日7时,陈凯和潘大想一起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将潘大想的肝脏切掉五分之二,右肾整个切除;同时,陈凯的左半肝脏被切除,右肾整个切除,随后进行器官移植,12个小时后,活体肝移植联合活体肾原位移植手术顺利完成,这也成为国内首例此类手术。

  负债累累:人还在,路就在

  确认母子俩安全度过危险期后,5月8日,郑州人民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这起手术,“相比掌声,更多的是为这种舍命救子的母爱感动。”该医院一位医生说。

  陈超说,家里为给儿子治病花了近30万,乌市各界及新疆农业大学师生捐款8万元左右,目前欠债18万。“儿子不停说拖累我和他妈了,动不动就抱着我们哭,手术完了,我们不哭,人活着,我们已经很感激了,这么大的困难都过来了,剩下的有啥好怕的”。

  这几天,潘大想每天都要在医院的花园里走两圈,“我得赶快好起来,和孩子他爸一起种地还钱,我们都45岁,还年轻,还能干”。

  陈凯说,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赶快恢复健康回到学校,“是我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赶快好起来,完成学业,好好报答父母。”说着,记者从电话中听到了潘大想的声音。

  “啥也别想,好好养病。”“嗯,知道了,妈。”电话里,依稀可以听到陈凯哽咽的声音。

上一篇苏州孝女坚持20多年倒走陪盲母散步
下一篇:没有了